热血军事网 新闻 > 首页 > 战略观察 > 中国与世界 > 正文 >

中非军事外交60年:坦桑尼亚是重点

2014-06-07 15:06:23 点击: 来源: 网络转载 反馈
导读: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坦桑尼亚、南非及刚果;2014年5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安哥拉和肯尼亚。就在习李高...

  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坦桑尼亚、南非及刚果;2014年5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安哥拉和肯尼亚。就在习李高调强化中非关系的同时,一大批中国制造的武器装备悄然踏上了非洲的土地。不妨以这些战车火炮作为线索,来一窥中非军事外交的前世今生。

  1月14日,阿尔及利亚Forcesdz网站披露,首批从中国进口的PLZ45自行榴弹炮已运抵该国。PLZ45曾在科威特举行的武器竞标中因射程优势击败美国M109自行火炮。当月27日,由武汉造船厂建造的中国最新一代出口型近海巡逻舰——尼日利亚海军P18N项目首舰NNSF91舰下水,尼国总统夫人亲赴武汉出席下水仪式。NNSF91舰建成后将成为该国海军最大、最先进的战舰。

  4月26日,在纪念坦噶尼喀和桑给巴尔统一50周年举行的盛大阅兵式上,坦桑尼亚人民国防军展示了不久前从中国购买的几乎一整套的武器装备。在坦国首都的乌呼鲁体育场内,63A式轻型水陆两栖坦克、A100M多管火箭炮、07PA自行迫击炮、FB-6A车载机动式近程防空导弹武器系统,以及79式和84A式舟桥车陆续开过;体育场上空,坦桑尼亚空军驾驶的歼-7G歼击机也编队通场。

  中国武器装备在非洲国家大行其道不是今年才有的事,而且很长一段时期都是免费获得的。据军事科学出版社2005年元旦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史要》披露,新中国成立初期,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仍然开始对外无偿援助武器装备。非洲属于接受中国军事援助时间最长、数量较大的地区之一。

  1958年12月,阿尔及利亚军事代表团访华,要求给予军事援助。中国为支持阿尔及利亚抗法民族解放斗争,从1958年至1963年,共援助阿尔及利亚枪炮15万余件,其中包括美式武器3万余件。1960年10月,几内亚国防部长凯塔·福代巴向中国驻几内亚大使提出军援要求。同年,毛泽东在会见访华的几内亚总统时,明确表示要赠送一些轻武器。1961年2月,中国向该国提供了8个步兵营的武器装备。

  作为习李执政后高层访非外交的首站,坦桑尼亚一直是中国军援的重点。中国从1964年开始向坦噶尼喀和桑给巴尔分别提供军事援助。1967年后,中国对坦桑尼亚联合政府提供军事援助。1970年以后,随着援建坦赞铁路工程的展开,中国对坦桑尼亚的军援进一步加强,除无偿提供坦克、飞机、艇船、汽车、武器弹药外,又分别于1968年、1970年,以贷款方式援建海军基地和机场各1个。1972年又无偿提供1个机场的全套飞行保障设备,这套设备计有车辆67辆、雷达2部,以及养场机械各种器材870余项。

  改革开放后,中国调整了援助计划,将单一无偿援助方式改为依据受援国的不同情况,分别采取无偿、收取成本费、贷款或延期付款等多种方式。以此为契机,中国武器装备出口贸易正真起步。随之而来的,是西方媒体一再诬陷、抹黑中国在非洲的正常军售行为。

  2008年8月,法新社热炒“中国向津巴布韦卖武器”话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就此回应,一些西方媒体歪曲联合国安理会刚果(金)制裁委专家小组报告中的有关消息,诬陷中方通过刚果(金)向津巴布韦运送武器。这完全是无中生有、别有用心。只要认真读一下报告,就会发现这种指责根本不成立。

  2012年12月,俄罗斯世界武器贸易分析中心公布的从2004年到2011年对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市场的武器出口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以8.89亿美元和11.3%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三。此前4个月,美国华盛顿邮报指责中国在过去十年间大幅增加向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武器出口,声称这些武器流入到包括索马里、苏丹在内的受联合国制裁地区,加剧了当地的武装冲突。

  针对美媒的说法,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在军事装备出口政策上,中国严格遵循以下三项原则:一是有助于接收国的正当防卫能力;二是不损害有关地区和世界的和平、安全与稳定;三是不干涉接受国的内政。中国严格遵守联合国有关决议,建立了一套完备的军品出口管制法规体系,武器出口都是合法的、负责任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史要》还披露,中国不仅向包括非洲国家在内的多国援助武器装备,还向这些国家派遣军事教官,训练内容由步兵轻武器装备的使用和基本战术,发展到陆、海、空军重装备的专业技术和合成军的战役战术。同时,中国军校也直接帮助培训来华的非洲军官。

  1998年5月起,刚果(金)副总参谋长约瑟夫·卡比拉曾在位于北京十三陵水库附近的国防大学留学生系学习3个月;2002年3月,当他重返母校参观时,他已经成为该国总统。而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国际军事教育交流中心作为中国最完备的军事外训基地,该中心自1957年以来已经先后为来自五大洲的107个国家培养了近4000名中高级指挥军官和政府官员,包括5位总统、1位副总统,以及一百余位国防部长、三军总司令、总参谋长。

  除了武器装备和人员培训,中非军事交流与合作近年还呈现出多样化的趋势。2009年6月,中国与加蓬展开了“和平天使-2009”人道主义医疗救援联合行动。中方观摩团团长、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王谦中将说,“和平天使-2009”是中国军队与外军举行的首次卫勤联合行动,也是中国军队首次在非洲与非洲国家共同组织的双边联合行动。加蓬防长阿里·邦戈则在致辞中回敬,这是对加中建交35周年的最好纪念。

  截至目前,中国参加的大部分维和行动都在非洲。去年6月,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一个安全论坛发表讲话——我们将首次向马里派出成建制的安全维和部队。而中国此前仅派出工兵、运输和医疗分队参与国际维和。国防部维和事务办公室表示,此举“扩展了我军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成建制部队的类型;提升了我军参加维和行动的层次。”年底,首批赴马里维和部队先遣队开始担负起联合国特派团战区司令部和维和营区的安全警卫任务。

  西方媒体据此指中国的外交政策发生重大转变,热炒此举是否意味着中国从此在非洲“干涉内政”。而早在2011年10月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卢沙野在接受法国《青年非洲》记者专访时就曾表示,即便在中方被邀请介入非洲地区或非洲国家间的冲突时,中国也是坚持尊重有关国家或地区组织的主导地位;这在建设性参与的同时,也体现出了不干涉内政原则。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